当前位置:新鞋子历史麦克阿瑟曾五进五出菲律宾:赔了夫人赚了前程
麦克阿瑟曾五进五出菲律宾:赔了夫人赚了前程
2022-12-27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作为美军历史上仅有的几名五星上将之一,他的整个军事生涯和菲律宾这个亚洲国家结下了不解之缘:从这里正式开始军旅 传奇,在这里发迹、坠入人生中最深的深渊,又重新爬上成功的巅峰。在整个军旅生涯中,他5进5出菲律宾,而他每一次进出的背后都闪现着美军借助不同时期的 重大战役强化在菲军事存在,控制亚太地区的身影。

西点高材生菲律宾初上阵

麦克阿瑟1903年从西点军校毕业时就顶着“学兵队队长”和毕业总分第一两顶光环,但雄心勃勃的他却被分配到工程兵部队,当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尉,虽然很快 晋升中尉,然而整天和铁锹、混凝土与工程机械打交道,实在不是渴望戎马生涯和建功疆场的他所憧憬的生活。为了摆脱这种“见鬼的日子”,他不得不让自己的将 军老爹想辙。他的父亲不久就提名工程兵中尉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为自己的副官,随同前往菲律宾任职(他被任命为驻菲律宾美军总指挥)。

1905 年,麦克阿瑟随父第一次来到菲律宾,到任后不久老爹便接受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特别指令,担任日俄战争观摩团团长,麦克阿瑟副官自然也随同前往,他的第一 次菲律宾生涯仅有不到两年的理论时间,可其中又有大半年待在日本,日俄战争结束后,他又意外被总统看中,担任总统军事副官,这个职务近水楼台,成为他日后 平步青云的敲门砖。

麦克阿瑟的第一次进出菲律宾就这样匆匆结束,在他看来,这个热带群岛是给他带来好运的“福地”,而且,第一次菲律宾之行,竟把他与菲律宾和日本这两个几乎缠绕一生的国家联系在了一起。

“福地”菲律宾让他赔了夫人,赚了前程

1922年,麦克阿瑟第二次回到菲律宾。此时他经受一战的考验,从尉官一路升到准将,来菲律宾之前,刚刚卸任西点军校校长之职。他被任命为菲律宾马尼拉军区司令和第23旅旅长。

此 时的麦克阿瑟刚刚结婚,带着银行家家庭出身、原是风流寡妇的漂亮新娘路易斯来到马尼拉。在他看来,菲律宾地势险要,物产丰富,正是自成体系、建功立业的大 好舞台。他多次向上级和政府建议,应该给菲律宾更多自主权,同时训练菲律宾人组成的军队,由美国人担任顾问,从而事半功倍地扩大美国在远东的军事影响力。 不过这类建议被当作痴人说梦,并没有得到重视。和麦克阿瑟不同,路易斯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又热又没有商场可逛的“蛮荒城市”,她不断抱怨“为什么还要待在这 个鬼地方”。

1925年1月,麦克阿瑟被调回国内,由旅长直接升为军长,并晋升为少将,这在和平时期是罕见的,自然更让他坚信,菲律宾是他的福地。

这次告别并不是很久,3年后,刚刚作为奥运代表团团长在阿姆斯特丹大出风头的麦克阿瑟少将被任命为驻菲律宾美军总指挥,他兴冲冲地打点行装,准备故地重游。可是这个消息对路易斯而言不啻晴天霹雳,两口子很快闹翻,麦克阿瑟悻悻地独自走马上任,两人一年后离婚。

这 是麦克阿瑟第一次成为“一方诸侯”,统辖一个独立战区的陆海空力量(尽管驻菲律宾的美国海空军当时都很单薄)。他开始走遍菲律宾大大小小的岛屿,苦心孤诣 地构思如何用手头有限的兵力,控扼多达6000多个岛屿的群岛之国,后来沿用到冷战结束的马尼拉-巴丹要塞重点布防,和苏比克-克拉克海、空军基地的框 架,正是从此时开始成型。

1930年10月,麦克阿瑟任满回国,“平调”为第9军军长,但不到一个月就被提拔为陆军参谋长,“菲律宾福地效应”继续发光发热,第三次进出,可谓赔了夫人,赚了前程。

“麦克阿瑟元帅”在菲遭遇“滑铁卢”

当 时正是和平时期,渴望打仗的麦克阿瑟曾不顾身份、公开抨击“和平主义”,遭到群起反对,不得不在1935年黯然卸任,郁闷中的他突然接到来自“福地”菲律 宾的邀请。当时菲律宾第二任总统奎松希望组建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需要一名有经验、对菲律宾有感情的美国高级军官作顾问,他几乎立刻想到了麦克阿瑟。

麦 克阿瑟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以现役美国陆军少将的身份重返菲律宾,担任首席军事顾问。然而对于菲律宾的自主,美国军方意见并不一致,一些守旧派军人认 为麦克阿瑟是在“卖国”,要求将他召回,驻菲美军也似并不太买他这个“首席顾问”的账。自尊心极强的他索性在1937年的最后一天宣布,从美国陆军退役, 专心操练菲律宾军队。

奎松总统为感谢麦克阿瑟的“舍命陪君子”,授予他菲律宾元帅军衔,全权指挥菲律宾军队。由于美军无元帅衔,麦 克阿瑟也便成了美军历史上唯一一名正式的元帅。麦克阿瑟雄心勃勃地制订了整军计划,声称“不怕死才能不死”,卖力地训练招募来的1.2万新兵,并着手建设 “环岛防线”,在他看来,日本咄咄逼人,战争随时可能爆发,菲律宾需要10万以上的军队、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完善的立体工事。

然而国库空虚的菲律宾根本不能允许他如此厉兵秣马,尽管奎松仍咬牙力挺,但菲律宾政客们却越来越不喜欢这个讲排场、好奢华,花钱大手大脚的美国人。

如 果不是时局变化,麦克阿瑟很可能以“菲律宾元帅”的身份终老亚洲。然而1941年,日本南下企图已十分明显,罗斯福总统希望在远东建立前沿军事体系,防止 日本扩张,他又想起了麦克阿瑟。这年7月26日,麦克阿瑟被重征召回美国陆军,1天后就升为中将,年底升为上将,统辖全部远东美军,“菲律宾福地定律”继 续有效。麦克阿瑟信心十足,宣称要让日军“死50万人、花50亿美元也上不了岛”,决心待在马尼拉不走。

他不走,日本人却要赶他 走。1941年12月9日偷袭珍珠港的第三天,日军突然袭击马尼拉,仅两天时间,便几乎全歼美国驻菲空军,赶走美国亚洲舰队,12月22日,日军在菲律宾 登陆,又用两天时间,就把只有2.4万正规军(美、菲军各一半)的美菲联军打得七零八落,麦克阿瑟匆忙逃到巴丹半岛,死守到1942年3月,已是弹尽粮 绝。

之后,美军派出鱼雷艇,生拉硬拽地把死不肯走的“麦克阿瑟元帅”及其幼子、佣人、奎松总统等一行接走,辗转抵达澳大利亚。曾不可一世的麦帅第四次离开菲律宾时,总共只带走24个人和1条狗,可谓狼狈不堪。

“我会回来的”

经历人生奇耻大辱的麦克阿瑟一直惦记着反攻菲律宾。在整个太平洋战争期间,他不断跟海军将领顶牛、扯皮,执着地否决一切不包含菲律宾登陆内容的战斗方案,并煞费苦心地研究出“越岛进攻”绝招,1944年9月,美军终于打响了菲律宾战役。

10月,美军在菲律宾莱特岛登陆,麦克阿瑟在大批记者、摄影师和电影工作者簇拥下跳下登陆艇,涉水登上菲律宾土地,高呼“感谢上帝,我回来了”。

12 月,麦克阿瑟被授予五星上将军衔,但由于运输困难,他并未收到军衔标志,几天后他的前跟班、现顶头上司艾森豪威尔飞来莱特岛与他商量军务,当他看见后者已 佩戴五星上将标志后十分恼火,当晚就责令手下,务必在次日让他也挂上五星。部下绞尽脑汁,最后用美、英、澳、新、荷属东印度(印尼)和荷兰6国硬币熔化, 制作了一副军衔。

次年2月5日,他收复马尼拉,将昔日把他赶下海的日本大将山下奉文赶进了热带雨林。8月12日,即日本投降前3天,他被任命为驻日盟军最高指挥官,8月底,他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离开菲律宾。